一头鲸两座城三天三夜 抹香鲸被运往惠州解剖_深圳新闻

时间:2017-09-19 23:57 点击:

  摄影:南方日报记者 鲁力 朱洪波

  “我国大部分近海海域是浅海,因此很少有这种动物出现,渔民也不知道这是什么动物,接到报警赶到现场后,从其喷水的特点,知道这是一条鲸,并不知道它是抹香鲸。”广东省渔政总队大鹏支队、中国海监广东省总队大鹏支队大队长赵靓说。

  随着救援的深入,通过各方朋友圈,更多的潜水员和专家加入到营救的队伍中,“这些民间机构的潜水员和专家更加专业,救援需要他们的帮助。”赵靓说。到了14日,深圳的民间环保组织“潜爱大鹏”的潜水教练也开始参与救援。13日中午,中山大学、广东海洋大学深圳研究院的专家到现场施救,14日上午,来自香港海洋公园的工作组,中科院深海研究所以及珠江口白海豚保护区、汕头大学等有关专家赶往现场接力援救。

  “现在大家的海洋环保意识都提高了。”赵靓表示,平时常常会接到热心人士的报料,比如举报商家偷偷销售海龟、中华鲎等海洋野生动物,现在大鹏海域的水质常年是一类水质,鱼类资源恢复,这些海洋生物开始出现在近海。“今年我们还在较场尾附近海域发现了两只海豚,10分钟就赶到现场进行保护,防止船只对它们造成伤害。

  夏嘉祥表示,通过这次事件,他们希望在海洋救助方面形成一个专家智囊团,“对于民间力量和执法者来说,哪些是濒危物种,每一个濒危物种救助情况的区别,这些问题可以第一时间找到专家”。

  海洋环保的民间意识觉醒

  当天12时20分,随着渔网被清理完毕,抹香鲸游向惠州海域。

  抹香鲸游到水深只有2米左右的大鹏湾近海,潜水员近距离施救,为抹香鲸安装监测设备。

  市民环保意识的提升和潜水俱乐部之类的民间机构越来越多、民间海洋活动的频繁开展也有关系。“在培训学员时,在海里帮一些鱼蟹剪去缠绕身体的渔网是我们常做的事。”追浪俱乐部的教练“自在”表示,去年俱乐部进入深圳,已经培训了200多名潜水员,学生来自社会各个领域,也将这种环保意识传播到更多人群,“而且我们的工作也对当地渔民有影响,比如我们下海教学时会租船出海,以前这些船民抛锚固定船,会对海底珊瑚造成伤害,在我们的劝说下,现在很多船都不再抛锚了。”

  “去年民间机构参与海洋濒危生物保护,今年海上作业人群遇到濒危生物直接有所反应,是一个转折点。”夏嘉祥表示,原来有不少渔民猎杀海洋濒危生物,“从不关心这一问题,到逐渐关心海洋濒危生物的保护,让公众认识到海洋这个概念不仅仅是吃海鲜这么简单,让大家了解到不管是海龟还是抹香鲸,都已经是濒危海洋生物,这次事件是对待海洋生物的一次标志性事件”。

  专家和民间组织 通过“朋友圈”联系海内外专家制定营救方案

  “没有一个人抱怨辛苦。”赵靓说大鹏渔政投入三条船,18个人参与救援,其中黄冠权船长带着两个工作人员从13日凌晨6时至14日凌晨6时,除了晚8时到14日凌晨2时上码头休息了一会儿外,全程参加值守,“而且船没有篷,也没有座位,只能站着,为了不上卫生间,大家基本上不喝水,但大家都没有怨言。

  此次救援无疑将成为深圳、惠州海洋生态保护的标志性事件。虽然结局令人遗憾,但连日来参与救援的人员向记者讲述的感人细节,不但见证了两地人的爱心,也反映了近年来民间海洋环保意识的不断提升;同时对于如何整合和调动所有能够调配的资源,建立包括政府、公益组织、科研机构的联动机制,建立一个海洋环境保护“朋友圈”,此次三天三夜的抹香鲸救护之旅深具启示意义。

  “抹香鲸的救助,再次有了令人惊喜的变化,那就是大鹏渔民懂得第一时间通知渔政和民间组织寻求帮助。”潜爱大鹏的秘书长夏嘉祥表示。

  “民间力量也在推动政府执法。”夏嘉祥举了一个例子,去年5月,在潜爱大鹏、以美国人Nate为代表的外籍冲浪爱好者和大鹏渔政大队的共同努力下,三只海龟摆脱了海鲜鱼缸的囚禁,由大鹏渔政大队护送到了安全水域,踏上了回家的道路。

  12日中午时分,通过微信朋友圈等传播方式,越来越多人的知道了深圳、惠州正在营救一头鲸鱼。很多人在朋友圈里互相转发消息,并发出了祝福,当抹香鲸开始游往惠州海域,并由惠州渔政部门和保护区接力看护之时,网上全是一片祝福之声,甚至鲸出现调头回游的情况时,有网友打趣说“也许它是舍不得大鹏吧”。

  15日12时,市民钟蔚在自己的朋友圈转发了一条信息,“抹香鲸已确认死亡……”不到5分钟,已有4位朋友在下面评论,要么是一颗碎了的心,要么是大哭,还有双手合十的表情。

  撰文:南方日报记者 凤飞伟 陈熊海

  3月14日 抹香鲸无法游向深海,各位专家、渔政和潜水员继续开展救援行动。

  广东海洋大学深圳研究院的廖宝林老师表示,他加入了相关公益保护组织的微信群,比如“广东珊瑚礁保育”、“潜爱大鹏”的微信群,而这次他也是第一时间从微信群中得知消息并赶往现场的。

  “这次在没有先例的情况下,我们从最初发现,到组织协调各方力量及时投入,有序开展工作,虽然最后的结果有点遗憾,但我们实施了科学施救,避免了二次伤害。”赵靓说。

  12日9时接到报警后,大队马上联系渔船和一条旅游船赶往现场,第一时间联系“追浪”俱乐部的潜水员过来支援,并联系小梅沙海洋世界的专家魏老师,将图片通过网络发给魏老师,初步判断这是一条抹香鲸,到12时魏老师赶到后,确定这头抹香鲸在受伤后,随波逐流漂到了深圳东部海域。

  对大自然而言,深圳、惠州、香港海域原本就是一体。廖宝林认为,这次事件反映出海洋哺乳动物的救助一定要建立一个多地联合救护机制。“海洋动物是全球资源,要整合和调动所有能够调配的资源,建立一个联动机制,包括政府、公益组织、科研机构,深圳具有特殊的地理位置,和惠州、香港一水之隔,接下来我们希望通过这个事件建立一个深港惠大型海洋哺乳动物的联通救护机制,建立一个海洋环境保护‘朋友圈’,有突发能够立即响应。”

  抹香鲸,是体型最大的齿鲸,体长可达18米,体重最大超过50吨,一般生活在1000米至3000米的深海里,主要食乌贼,是潜水最深、潜水时间最长的哺乳动物。

  最先发现这条鲸的林先生并不知道这是一条抹香鲸。林先生是一个海洋和钓鱼爱好者,12日早上8时多,当时浪比较大,他开船出去遇到这头鲸,第一时间打电话给海事局、渔政、公安报警求助,同时发微信到朋友圈,发动大家的力量进行解救。

  但13日上午坏消息传来,这条抹香鲸仍在惠州近海海域徘徊,并有搁浅的可能。当天上午,大鹏渔政大队和追浪俱乐部的潜水教练赶到惠州海域参与营救,参与追援的教练“自在”第二次和抹香鲸“亲密接触”:由于抹香鲸进入惠州捕捞区域,身上再次缠上渔网,“自在”和另一名教练再次进行清理,后来为了防止它搁浅,他们还用手去推,帮助抹香鲸游动,“当时它真的很有灵性,知道我们在帮忙,也在努力往外游。”

  当时这条鲸全身都被渔网缠住,最先赶到的渔政部门和渔民开始清除鲸背后的渔网,随后赶到的追浪俱乐部的3名教练下海清理头部和身体水下部分的渔网。

  他回忆说,12日上午发现抹香鲸时,他们就第一时间联系了小梅沙海洋世界的专家魏老师,“专家们也有自己的圈子,现场通过网络和香港、台湾、美国的专家朋友取得联系,及时制定了‘将周边的船只清开,不要惊吓鲸造成二次伤害’的方案。”

  救援时间轴

  抹香鲸救援的背后,反映出深圳居民保护海洋意识的提高。“爱护海洋资源、人人有责,我觉得每个人都应本着这样的态度,尽快解救海洋濒危生物”,最初发现抹香鲸的林先生表示。

  政府部门和社会力量互动也在增加,“大家都有一个共同的目的,就是保护海洋环境,因此这些组织常常搞些公益活动,比如下海清理垃圾,我们都会支持,对于一些社会的热心人士、主动报警推动生态保护的社会人士,我们也会主动加他们的微信。”赵靓表示。

  3月15日 上午11:15,专家确认抹香鲸死亡。

  3月12日一头长达12.5米、重10多吨的抹香鲸在深圳大鹏海域被渔网困住,渔民、政府部门、潜水员、专家多方施救,经解救后抹香鲸迟迟找不到“回家”路。

  潜水员 “它应该是感觉到我们在帮它,主动张开嘴”

  渔政人员 全程站在船上值守“没有人有怨言”

  民间多方力量的参与为海洋濒危动物的救助提供了案例和模式。作为由潜水员组成的珊瑚保育组织??潜爱大鹏此前已参加过救助濒危海洋生物的行动。潜爱大鹏秘书长夏嘉祥表示,这次事件,最大的意义不在于鲸鱼是否救活,而在于深圳用一而再、再而三的案例向全国证明,海洋濒危动物的救助,通过民间和政府的良性互动,是完全可行的。“民间报案+渔政出警”是最便捷的救助途径。

  ■延伸

  一头受伤的抹香鲸,游到两座海滨城市的岸边,三天三夜,牵动了无数人的心。这两天,有多少人去网上搜过“抹香鲸”的词条,了解到这种庞大的哺乳动物,可以潜到2000米以下的深海?

  15日下午4时半左右,死亡的抹香鲸在惠州港成功吊运上岸,接下来将会送到惠州市渔业研究推广中心解剖。

  他表示,在深圳,海洋环保的意识比较高,发生鲸豚类的搁浅以及海洋生物的事件,都会第一时间通知科研机构,现场人员即使不知道怎么处理,也会第一时间向我们咨询。

  14日,营救进入最关键时刻,一度成为全城关注的焦点,一位记者说,几乎所有的本地媒体都派出记者现场采访,不少媒体还进行了直播。市民通过朋友圈转发最新进展,而“我们与抹香鲸在一起”“要提供食物啊”“愿你平安归去”“天国没有渔网”等留言也随着救援的推进在朋友圈传递。

  清理它背上的渔网时,它还是有点抵触的,但随着渔网的解除,似乎鲸也感受到人类善良。“刚开始我们没有发现它的嘴里也有渔网。但它很聪明,有些网缠得特别紧,它应该是感觉到我们在帮它减轻痛苦,我在水下帮它清理渔网时,它突然张开了嘴,我才发现鲸的嘴里也全是网。”追浪俱乐部的教练“自在”说,这条鲸下颌的圆柱形牙齿大约有3厘米长,当时手里只有一把剪刀,从外面拽不出它嘴里的渔网,“当时想也没想,就伸手进去清理渔网,现在想想有点后怕,但是它非常配合。”

  策划:吕冰冰 统筹:凤飞伟

  渔民、渔政工作人员、潜水员、专家学者纷纷加入营救队伍,不遗余力接力救护,但最终没有留住它的生命。可这场相逢,还是留下了些什么,并非全无痕迹。

  3月13日 抹香鲸游到大鹏廖哥角附近,水深只有2米左右,面临搁浅危险,当晚深圳、惠州多部门联手彻夜守护受伤抹香鲸。

  13日至14日凌晨,深惠两地的救援力量开始联手合作,大鹏渔政、惠州渔政支队、大亚湾渔政大队、惠州保护区、龙岗边防大队都参与了救援。其间抹香鲸一度快游到航道,为了不让社会船只靠近惊吓到抹香鲸,航道一度进入管制状态。